首页 >> 纺织机械设备

风br到了

发布时间:2020/05/21 03:27:27 来源:乌兰察布机械设备网

(风)

“到了,无名。”迷蒙间,我听到了有人叫我,原来已经是到了品茗的家中,本以为要去住宾馆,可是刚好品茗家中有多余的客房,她们就商量着让我留在她家里住了。多少有一些倦意,一路上坐汽车,再坐飞机,再加上这一段的车程,加上中间停留的时间七八个小时了。幸好,常年在外面,这么长的时间都算是小意思了。

“你饿不饿啊?”品茗问道。

“本来倒是没有想起来,你这一提醒,我还真是想吃点儿东西了。有什么吃的呢?”我说。

“忘了,会写文字的女人一般好象都不是传统的淑女,百分之八十都不会做饭菜的,丫头,你会吗?”我继续调侃着。

“我还真不会做呢,我去叫外卖!”品茗说。

“有菜和面条没有?鸡蛋?”我问道。

“有西红柿,没有面条,鸡蛋还有四个。你要这个干什么?”品茗傻呼呼地问我。

“笨丫头,下面条啊。我亲自掌勺!”我得意地说道。

“天呢,你要亲自做饭菜?”品茗说道,“我来让耙雪做好了。怎么好意思让你做呢?”话说完了,品茗的脸又红了,估计是因为自己不会做饭而有些害羞吧。

“我提议我们一起喝点儿酒如何,我感觉到今天的日子有些特别,我的品茗很久没有这么开心了。为了庆祝一下,我想我们应该喝点儿酒。我和品茗出去买东西,你自己做面条,成不?”耙雪接过话题说道,她的话里面,明显在打趣着品茗,同时又暗示着一些什么。

“我当然开心了,他是我在晚亭最信任的朋友。”品茗很大方地接了过来。

“走了,我们去买东西。无名,你不要偷我家的东西噢,没有钱的!”品茗说完拉着耙雪走了出去。我笑了笑开始准备做面条。先炒几个鸡蛋,把蛋打到碗里拌匀了,放上少许的盐……将天然气和抽油烟机打开,将锅放好,倒上色拉油,然后等油加热。想起来有点不可思议,按照我原来的小气样子,怎么可能这么疯狂地呢?一时失神,油太热了,一下着火了,我关了天然气,然后将拌匀的鸡蛋倒进锅里,火灭了,鸡蛋也刚好熟了。

(雪)

时间如水,一去不回头,很快地我们就回到了品茗的家中,无名来得太突然,所以家里没有准备太多的食物,品茗家经过我们的扫荡,已经没有什么吃的了,本想我一个人去买点吃的来,可是把品茗一个人丢在家里和无名独处我还是很不放心。可是我和品茗一起出去,把这个家留给一个第一次见面的人,还是有些犹豫。

“有菜和面条没有?鸡蛋?”无名好像看出了我的心里的矛盾。

“有西红柿,没有面条,鸡蛋还有四个。你要这个干什么?”品茗傻呼呼地问无名。

吃什么都无所谓,最主要的是我们一起开心。我顿时哈哈大笑以掩饰心里的尴尬。品茗也对我眨眼睛。

"今晚可不能没有酒,是吧"我说。

"人生得意须尽欢,莫使金樽空对月。赞成!"无名跟着说。

"五花马,千金裘,呼儿将出换美酒,与尔同销万古愁"品茗也跟着接上李白这著名的《将进酒》。

"品茗,走。我们去买酒,无名在家煮面。"

"好。"品茗说着跟我往外面走。

一边走一边回头对无名笑道:"无名,你不要偷我家的东西噢,没有钱的!"

我们嬉笑着去买酒了。

路上我问品茗,你真的相信他吗?

"我相信世间有真情在!现代人之所以与人都保持距离。主要是对爱的投入总有保留。人与人的交往太多了有利益需求。"

"傻品茗,现实和理想是很难在同一境界的。"

"可是,没有真情就没有真爱。"品茗据理力争。

"当然我说的爱是广义的爱,"品茗想想又补充道。

"我知道你的爱是博大的爱,不是爱情的爱!"我拉长了声说了一句。

我带着调侃的语气回应了品茗一句。我不想用一些丑陋的现实来反驳品茗那纯真的纯粹。

说着说着车就开回品茗家楼下了。

(风)

就在我又炒好了一个青菜的时候,听到品茗和耙雪说笑着的声音,“无名,你来搬东西。”品茗在外面喊道。

“好的!马上来!”我出去看到车门开着,里面放了许多的东西,我边搬东西,边说:“你们去哪里买东西去了,还开车去?是不是准备把超市给搬回来啊?”

“近处没有什么特别好的东西,再说有车不用那是浪费!是不耙雪?”品茗得意地说道。

耙雪看着品茗笑着摇了摇头,“我先给你下面条吧,吃点儿东西再喝酒,要不然胃不好!”

我听了耙雪的话,有些感动,“这个女人还真是体贴人啊!”

“我能帮什么忙吗?”我问道。

“不用了,你在这里我还嫌添乱呢,你去陪品茗说话,我来弄!”耙雪非常不客气地把我从厨房轰了出来。

我洗了手,到桌子边上坐下,开始和品茗说话,“无名,你先吃点东西吧,这有花生米,豆腐干……边吃边说吧!我给你倒一杯红酒,好不?”品茗很温柔地说。

“好的,那我就先吃点,真是饿了。”我边说边开始动筷子吃东西,一会儿品茗过来了,我压低了声音对品苟说:“品茗,你这样子真象是我的小媳妇。”

品茗听了大羞,脸绯红,“呸,你这个大坏蛋!”

耙雪的手脚非常利索,一会儿就给面条和菜弄好了,等她过来我已经把面条吃完了,正在慢慢地品着红酒。人生有些际遇,美人想伴,闲话风月,真是一大乐事。

(雪)

我们从超市卖了好些吃得回来,喊无名帮忙搬进房间。

进屋一看,无名的厨艺还真不错,色,香,味……我低下头去闻。

"哎……哎……别偷吃噢"无名嬉笑着喊。

"哈哈,开酒喽"我拿出一瓶打开了,想想还是煮点面吧,无名刚说肚子饿,品茗胃也不好,不能空腹喝酒。

"我去煮面,你们先聊着吧。"我走进厨房。

"我能帮什么忙吗?"无名的声音在身后响起。

"不用,我煮的面是一流的。生命如此短暂我可不想给你机会把我的胃口都折腾没了。你去陪品茗说说话吧"我打趣的对无名说。坚决把他轰出了厨房。

无名瞪着我看了两三秒,转身走出了厨房。我笑了,感觉这个男人不是那种清心寡欲的男人,可我敢肯定他与我常见的那些男人不同。

"面好了……"我端着面走进屋子。

(风)

“人生得意须尽欢,莫使金樽空对月。想想有些梦境一般,今天能和两位美女有缘相聚于此,我提议我们喝上一杯。”我说道。

“我不能喝酒啊!”品茗急忙推脱说。

“不能喝也得喝,你以为我能发几次疯来看你,又刚好遇到了耙雪大美女,少喝点儿。葡萄酒是美容的,品茗这样典型的络小资写手,不会喝红酒?多没有情调,来吧!”我边劝着边给两位美女的酒杯倒上酒,多少话里面有些霸道。

“那我就少喝一点儿。”品茗不情愿地说。

“品茗,难得一聚,少喝点儿,这种情形下你应该喝酒的,要是有人来看我,我喝醉了都开心!”耙雪说,言语带了一丝淡淡的忧郁和伤感,马上就是正常的笑脸。

“干了!”我一口饮尽,“你们随意喝!”

边说话,边喝酒,主要是我和品茗说论坛里面的一些人和事,耙雪话不多,只是淡淡地笑着,有时眼神里有一丝的落寞。一瓶红酒完了,耙雪说:“你想喝白酒吗?我今天也高兴,看到品茗高兴,我也高兴,感觉你这人还不错。她不能喝酒,我陪你喝好了!”

“晕倒!”我听了心里暗暗叫苦,可是男人就是这个德性,死要面子活受罪,明明我没有多大的酒量,可是面对美女的盛情,我当然不能示弱,“好啊!”我装作没有关系地样子说,我多少还是有一点酒量,倒也不是很怕,只是听说东北的女孩子酒量都大,心里还是有一些虚。

品茗多少有一些醉了,“我也要喝白酒。”品茗喊着。

我和耙雪劝了半天,这犟丫头不听,偏要喝,结果喝了一小口白酒竟然完全醉倒了。耙雪和我将品茗扶到卧室里面,将被子给她盖好,我用脸盆打了小半盆水,放到床头。然后我们出来,坐到桌边继续喝酒聊天。聊一些生活中的事情,各自己曾经经历的事情,在聊天过程中,我发现了我们对一些事情的观点极其的相近,所以酒也下得更快了,每次谈到共鸣之处,她一笑把小酒杯喝干了让人看着杯底,随着酒精的循环,我已经是醉了八九分。说到一些伤心事时,大家都有些悲切切的味道,人也坐得更近了一些,不觉间一瓶白酒都已经喝完了。

(雪)

"东篱把酒黄昏后,多美的感觉啊!你们喝酒,我喝饮料!"品茗兴奋地叫着。

"人生得意须尽欢,莫使金樽空对月。想想有些梦境一般,今天能和两位美女有缘相聚于此,我提议我们喝上一杯。”无名得意的说。

“我不能喝酒啊!”品茗急忙推脱说。

"好!就为今天的相聚。我们干一杯。"我看着品茗示意她喝点。品茗不会喝,可今天是真的高兴了,点点头,也举起酒杯。

"让我们三人永远记得今天吧。"

因为品茗不能喝酒,一会儿酒醉到了。我和无名只好把她扶到卧室安顿好。这丫头醉意朦胧的还嘟囔着,干杯,今天真高兴……看着品茗睡着我俩才放心的走出卧室。

我们回到桌边继续喝酒聊天。聊天中感受到的无名与那个表象中放肆大胆,有着蠢蠢欲望的男人很大的区别,别人眼中的他或许是缄默而又威严,冷酷且刻薄的。但眼前这个生动的他却在我的面前表现出另外一面,出乎意料我们能如此游刃有余的交流。到底哪个是他?都是吧,不同侧面而已。不懂,更不想懂,与我无关。现在的我,只喜欢解决表面的问题。因为解决一个表面的问题,从来都比解决一个内心的问题容易一些。虽然我并不能明白面前这个男人的内心,可是我不觉间迷惑于他的言语和神情,我的眼前竟然出现了错觉,也许他象是原来的那个曾经让我痴恋过的男人,恍惚间,我回到了数年前的时光之中……

不知不觉中一瓶白酒已经被我们喝光了。醉意很浓。

(风)

“酒没有了,该睡觉了,我的房间在哪里?”我的头脑虽然还有些清楚,走路却已经不太受控制了,耙雪看我的样子不对,连忙扶着我向客房走去,也许真得喝得太多了,也许还有其他的什么原因,耙雪渐渐地成了架着我走到了客房,肢体相亲相依,带给我们一种温暖和安全的感觉,我们心底的寂寞被悄悄地驱逐开了,一个踉跄,我们摔倒在床上,耙雪倒在我的身上,而我下意识地搂住了她,她开始还在挣扎着,后面渐渐变成了伏在我的身上。温香软玉抱满怀,我迷糊着就这样抱着她睡着了。

模糊地感觉到一些东西却无法看到什么,我感觉到有什么压着我的胸口,温暖而舒服,浑身都通泰的感觉。然而过了一会儿,那种感觉渐渐变轻想要离开我,我非常贪恋这种感觉,于是拼命地抱紧着什么,我不知道是什么,只是不想失去。过一会儿,那种温暖的感觉又回来了。这样的感觉连续重复了多次,我只是感觉到每次抱紧什么的时候自己不笑了,我喜欢这种温暖的感觉,不知道为什么会感觉到笑了。

一丝热热的感觉在我的脸上移动着,我不知道是什么,可是我非常喜欢这种感觉,感觉象是一只热虫在我的脸上窜动,有些痒也有些舒服。胸口有什么软绵绵的东西压着我,摩擦着我,而身体的其他部位也被一种异常舒服的感觉包围着,我很喜欢这种感觉。不觉间,双手松开了,我渐渐地感觉到什么,可是想睁开眼睛却怎么也睁不开。只是下意识配合着做什么。风轻轻地吹过,暖洋洋地,一丝丝非常舒服的感觉在我的肌肤上划过,心底有一团火越燃越旺,无比地渴望着什么,却说不出来。干裂的唇渴望饮着来自九天的甘露,寂寞的心寻找着共鸣的另一颗心,迷失的孩子想寻找回家的路,突然苍穹中雷电窜下,击在心底的湖水中,一层层涟漪泛了开来,如此一波波地落雷,不断地下来,涟漪渐渐变成狂浪不断地拍击,涌动,心中的火越燃越热,犹如地底的岩浆四处奔涌着,想寻找一个突破口,“轰“地一声,这团火爆炸开来,那狂涛四散奔涌,一个最大的炸雷炸响了,电如蛇四窜……

(雪)

彼此的距离,如此之近。我失声的唇读岀你的心跳,于是隔着一个亲吻,隔着一个世纪,看着陌生的自己,还有熟悉的你。这样被无名紧紧的搂住,几次挣脱却无法离开,反而被他更紧的搂在怀里。这样的肌肤相亲,让我有一种依赖的温暖。崭新的相处方式和思想如此快速感知。任何人之间都有距离存在。而距离会产生美感。也许,这种醉中的感觉让大家都放开了平时的戒备,去掉了伪装,心与心相贴的时刻,让我体会到了另一个灵魂的心声。这种无欲的相拥,反而让自己的心跳加快了起来,这究竟是怎样的一个男人?

昏暗的灯下,醉中的无名,过去在和品茗聊天中就能感受到一个一惯掩藏自己,深深的掩藏自己的无名之风。我此时更从女人的直觉中知道了你,你和我一样孤独寂寞。只是你隐藏得更深,或许那样暗暗的疼会比我的锋利和持久。我尊重你的隐藏,因为言语容易揭开伤疤。可我知道以后的日子,当我们在某一个属于自己的角落里,用同一种方式释放自己的孤独时,或许会彼此感受到。

迷醉的眼中,一个男人仿佛从心底呼唤着我的亲近,也许是酒精的作用,那个曾经被我深爱的人,从灵魂深处飘了出来,对着我喊:“亲爱的,我需要你的爱……”我的唇在灯光熄灭时,开始了重温旧梦的探索……

共 7009 字 2 页 转到页 【编者按】友见面的情感是真挚的,短暂相聚之后的离别又是令人遗憾的。虽然有个酒后的失控,但这是个令人难以忘怀的美丽的错误。[:猪不戒

1楼文友: 21:50: 0 交错着描写文中人物的内心活动,感觉很新鲜。

2楼文友: 22:07:47 也是一种风格的尝试,过阵子会另发一个合撰的小说上来. 以后不来了哈

4楼文友: 19:24:08 有点口语化了-----------------这么长的时间都算是小意思了。----------本来倒是没有想起来

5楼文友: 17:41: 1 写的真不错,祝创作愉快!

乳房胀痛怎么了
心肌梗塞搭桥
四平治疗白癜风哪家医院好
友情链接

乌兰察布机械设备网